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曲时代的绝唱-------我看《画魂》  

2006-10-06 09:1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D5的《画魂》封面上写着这么一段话:“沐浴风风雨雨,由小妾成为名画家,终身奋斗当称艺坛奇才;历尽坎坎坷坷,从青楼步入卢浮宫,一生传奇当属巾帼女杰。”这便是女画家潘玉良一生的写照。一时间,一种莫名的感叹涌上心头....
或许这称不上是黄蜀芹的代表作,因为她还有《青春万岁》和《人·鬼·情》。《画魂》表现的虽然不是小人物和平凡小事,但就今天的眼光来看,潘玉良依旧可以被称为“草根艺术家”。于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和人物,石楠细腻的原著文字,张艺谋不乏大气的编剧风格,从头梳理着一个传奇人物辉煌而刊刻的一生。流淌在镜头里的画面,哀怨而又神伤。
影片的叙事跨越五十年,始于民国初年代扬州怡红院,终于70年代的巴黎画室。玉良本性张,14岁被舅舅卖如青楼,做了当红头牌“千岁红”的贴身丫头。正当她开始“认命”的时候,“千岁红”的死给她当头一棒。“千岁红”拒绝接客而被打死,赤身抛于妓院门外,老鸨不敢声张,偷偷让人用船把尸体投入河中,这一切,玉良看得悲痛欲绝,让人不忍想起〈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三姨太。当然,“千岁红”的死把玉良推向了前排,她不能再做烧火丫头而要改做千人枕万人骑的妓女,并被迫喝下了“绝子汤”。这也导致她与潘赞化多年生活却不能生育的遗憾。
潘赞化,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是同盟会会员。也正是他,将玉良从妓院赎出并纳为小妾。潘赞化为人刚正不阿,不与当地土豪沆瀣一气而不能被容。夫妻二人迁居上海,玉良求知欲和上进心很强,开始跟随潘赞化的日本朋友学画。玉良天性对色彩敏感,进步神速,并考入上海美术画专。然而当时环境下,西洋画为当时风气不容。于是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校长刘海粟和一群学生在画室里进行人体素描,而画室外是一队保守人士大声呼喊“维护传统艺术,打倒淫画派”。进而冲入画室撕画.踢馆,教师学生和裸体模特抱头鼠窜...
美专被封对玉良是个沉重打击,闲暇之余她开始在浴室画那些刚出浴的女人,然而终有一日被发现而遭毒打。心情沉重的玉良对镜解衣,画下了那幅有里程碑意义的《浴女》。玉良深感西洋油画艺术不为风气所容,毅然远走他乡。在巴黎,她的《浴女》在法国秋季沙龙获奖,她开始了自己真正的艺术人生。1928年玉良学成归国,应校长刘海粟之邀,受聘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任西画系主任。但是在当时的中国,她早年不幸的出身,沦为他人攻击的把柄,她难以在保守的社会中立足,于1937年重返巴黎,此后一住四十年,直到去世。
人事沧桑,相对来说黄蜀芹很明显对潘玉良这个人物寄托了很多感情,1960年潘赞化在安徽病逝,玉良悲痛欲绝,遥望蓝天,忧郁成病。此后身体时好时差,随着年岁的增长,体力的衰退,玉良更加思念故土和亲人。1976年她给儿子潘牟信写信:“我一接到家信,就想到我的问题……我想把身体养好了,就回祖国了……”。做为一个艺术家,她的创作环境是安定的,她没有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时代。但是她的心却是永远地不平静,她心系祖国人民,但又忠于对艺术的信仰,甚至她因为深爱自己的丈夫而改姓潘,来表达自己试纸不逾的情感。
在法国,画家是属于自由职业者,要靠卖画维持自己的生活,在巴黎又是高消费的城市,潘玉良为人忠厚诚实,没有代理商代理出售作品,她更不会经营宣传“推销”自己,历年来,卖画极少。尤其是到了晚年,年老体衰,往往入不敷出。只能靠社会补助金维持生计,一个人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
潘玉良一生有三个重要的男人,把她救出狼窝并支持她学画的丈夫潘赞化;引导她投身艺术的美专校长刘海粟;以及在巴黎圣·米歇街开了一间中餐馆的王守义。三人对她慧眼识才与悉心爱护。于是潘一路走来梅花苦寒,丹青满纸,香飘艺苑,硕果累累。潘玉良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艺术生涯里,都是那一个时代杰出女性的代表。
潘玉良的一生是不幸的,她生在封建思潮浓厚的年代,长于烟花柳巷之间。受尽世间凌辱而又漂泊四海之外....她是一个孤独的人,终老于海外,客死于异乡。凄凉而又感伤。
潘玉良的一生又是幸运的,她得到三个重要男人的支持和鼓励。在那样一个思想封闭的时代,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女人体作品。
黄蜀芹拍片讲究平民化,她认为影视片的镜头应该对准平民百姓,表现凡人的喜怒哀乐才会引起大多数观众的心灵共鸣。她追求的是艺术上的鲜明个性,其次是得到观众的认同。她的影视作品都充满激情地表现凡人百姓,通过平凡小事演绎大主题。而潘玉良的故事,依旧符合她:“小题材抒发大感情”的观念。通过镜头,我们不得不佩服第五代导演那种开放而又凝重的视界。
巩利的表演是一大亮点,不过巩俐演得根本就不是潘玉良了,原因只是她太漂亮,一个长相太普通的女人在生活中所遇到的遭遇,和一个漂亮女人生活中所走的道路相比,那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尔东升扮演的潘赞化虽然不够出彩,但也中轨中矩,那个时期的香港电影和内地电影是不大往来的,我们看到的《霸王别姬》里的张国荣和《画魂》里的尔东升,都是国片里稀有的香港面孔,而张国荣业已入无脚鸟般落地,尔东升却成了独当一面的大导演。
《画魂》是一曲时代的绝唱,唱尽了人生悲喜和世态炎凉,包含了世间起伏和四季跌宕。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潘玉良的笔触散尽艺术的光芒。张曼娟曾经说过:“这就是我所相信的人生,不管是坎坷或平顺,幸福或忧伤,总有一些珍贵的东西,保存下来,恒久的。”是的,已知魂以断,不忍空梦相随吧!于是写下这篇文字,与君共怀。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