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种错位的相逢——《暗恋桃花源》  

2007-03-02 00: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错位的相逢——《暗恋桃花源》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有的剧作是内容大过形式的,有的剧作却是形式大过内容的,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自然是这样的一类作品。戏中戏,梦中梦,亦实亦虚,亦真亦幻,赖导别出心裁地把悲喜剧放在一个舞台上,这种匪夷所思的想法,当真令我惊奇,看似不和谐的两段故事,却可以交相辉映,在一个不属于它们自己的时空有机结合,当象征各自的道具和台词侵入了彼此的空间,一切也就指向了它们在最后主题上的趋同性:悲喜乃一体之两面。

暗恋是一个现代悲剧,这种故事,也许曾经发生在许多人的身上。一对在上海巧遇的恋人,彼此错开了40年,当他们老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原来一直都生活在相隔不过几公里的同一个地方,就像几米的漫画书里的故事,就像村上春树和他错过的百分之百女孩,这样的故事,在这个世界里却是渺小而又有平淡

有人说,他们是时代的孤儿,一个动乱的时代抛弃了他们的爱情。江滨柳,一个满腔热情,充满抱负的热血青年,却因为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女子,开始变得落寞。错过了那朵曾经盛开的最美丽的白色山茶花,他最终郁郁寡欢,无人倾诉。手捧那一封封信件,怀念自己错过的难以忘怀的记忆。云之凡,那朵面对黄浦江和他山盟海誓的如花女子,带着如梦似幻的爱情渴望,等待着她全心爱着的那个男人,以为他们可以一起终老。但是,在那样一个大时代背景下,他们又那样的渺小,小到不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小到把握不了自己的爱情。

其实最美的爱情,不是你想忘就忘得掉,《暗恋是透过40年代价换来的哀伤,当他和她老去的时候,一切都成了不着边际的幻影,他们的目光不敢再对视,在沉默的气氛里,镜头轻轻地摇过,一切似乎还是停了下来,并不完美的结果,是一生沉重的代价,当这份迷离的爱情不复当年的心境,剧中的他,也只能像梦一样,幻想她年轻的容颜。

一种错位的相逢——《暗恋桃花源》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桃花源》让人捧腹,笑的掉眼泪,然而即使这眼泪,也是酸的。老陶,春花,袁老板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啊?为了忘记妻子偷情带来的难堪,他独上上游,却意外到了桃花源,那又有着和春花,袁老板同样模样的白衣男女,这是个多么荒诞的一个巧合,老陶看见的,是一个镜像,还是心里无法愈合的疤痕?即使在没有忧愁的世外桃源,他依然难以忘记自己的妻子,难以忘记自己的家乡,他忍不住要回去,要带妻子一块来,然而,他不知道,有的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喜欢陶渊明,喜欢他的超然,他的无忧境界,喜欢他“悠然见南山”的恬淡,喜欢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洒脱。喜欢那个“虎啸三溪”的故事,闲的时候,读读五柳先生传,便感觉一份陶然。赖导如此糟蹋陶渊明,我固然生气。生气过后却发现了导演的心思,三个人毕竟是渺小的人物,一切的猥琐表演并不是简单的逗笑。人们看着他们流露在外的落魄外表,却忽略了他们内心的小小声音,他们也热爱生活,充满了憧憬,但憧憬不等于真实,他们的心里只能是无奈。

在整个故事里,一个陌生的疯女人,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她既不属于《暗恋》,也不属于《桃花源》。她在寻找一个叫刘子骥的人,但是那个男人却没有来。不同的追梦,只不过是一次描红,物是人非,空梦一场,又怎么能找得到南阳刘子骥?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归往,未果,寻病终。

疯女人是一条暗线,是她打破了两个圈子,她在找寻,另外两组人也在“找寻”。她找寻一个失落的人,他们在找寻一段失落的情感,一切根本只是个梦境,存在于台上所有的人心里,解不开,忘不掉,找不找得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会一直找下去。

这就是我看过的暗恋桃花源》,头一个版本是从全哥那里弄到的金世杰和萧艾主演的话剧版,片长145分钟第二个是92年的电影版林青霞和李立群主演要感谢薇薇安了我才看到了这个版本片长106分钟,我不好说自己究竟更喜欢哪个版本,有人说电影版拍得不好,没话剧的感觉纯净了。有的人说林青霞说话太快,破坏了整体感觉。不过在我来看,不管孰好孰坏,赖导还是拍了一个话剧,所用的电影镜头只不过为了把话剧拍摄得更清楚罢了。几个大牌演员的表现力自然强出许多,但是演技盖过了角色却又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瑕疵。

我们可以再分析一下具体情节,《暗恋桃花源》作为一个话剧,的确具备剧场演出的严密性,而它所延伸的电影版,则是去除了观众客体后的客体。“像与不像”变成了“是与不是”,空间的造就可以随意调和的情况下,仅有的艺术空间却也同时被割裂开来,而在套层方面,也从原来的两套层扩展到三套层,我们注意,电影镜头里的故事是“现在”,而“现在”的时空里有不属于这个时段的两出戏,但在全片看来,所有的事情却是同时进行的,当两个剧组在台上发生冲突时,便会回归“现在”,也就是戏本身,电影构架的“现在时态”即让影片中的文本彼此包容,相互支撑。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完全不可以把其中一部戏单独拿出来单独分解。

《暗恋》和《桃花源》的争斗在于二者自身的不完整性,离开其中之一,任何一者都无法拥有其完全的自主性,正如我们的每一句话都是和他人交谈,在整部戏中,话语的争斗在于谁能占据舞台。导演借助这样的正面冲突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当一方接上另一方的台词,两剧完成了相互穿插,做到了相互影射和相互解构。

 一种错位的相逢——《暗恋桃花源》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我不是专业的戏剧学者,也不懂得当时台湾社会的种种状况,对于《暗恋》里色彩的暗淡和《桃花源》里的明快也许只在是在代表真实和虚构的故事,有人口口声声说看到的是中国人共有文化被割裂后的情景,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看来,《暗恋桃花源》仅仅是一出戏,不管真也好,假也好。都只是我们心中感到无法重建的伤痛。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