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当大师离我们远去——纪念杨德昌  

2007-07-01 20:0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大师离我们远去——纪念杨德昌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好长时间没有上网聊天了,今天一开QQ,却发现很多群里的朋友在相互传递着一个噩耗:台湾著名导演杨德昌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五因结肠癌在美国去世,享年60岁。事情如此突然,让我一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楞了许久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件不幸的消息,我们景仰的电影大师,台湾新电影运动的旗手杨德昌先生,真的离我们远去了。

前些日子在全哥那看了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短片集——以“戏院”为主题的《每人一部电影》,其中就有台湾三大导演之中的侯孝贤,蔡明亮的作品,二者近年仍然能保证两年一部电影的创作速度,而三人中那个杨德昌呢?仿佛蒸发了一样,在大众的目光下消失了很多年,就像pinkfloyd的前主唱syd一样,找一个地方躲了起来,许多年之后,当人们再提起他的时候,也恰好是他去世的时候。

生命里总是有很多不幸,却没有人能够阻挡,几天前,侯耀文先生刚刚离开了这个世界,如今,杨德昌也离开了。也许是天妒英才吧,我们景仰的电影大师们很少有如伯格曼大师如此能度过自己百岁大寿的,塔尔可夫斯基活了54岁,法斯宾德活了36岁,费里尼和基耶斯洛夫斯基也在十年前相继离开了我们。如今,我们中国少有的电影大师,也追随先人而去,留下的是与这个夏日极不和谐的无尽凄伤和悲凉的空气。

似乎到了追忆逝水年华的时候了,伴随着一颗闪亮的星星在夜空里坠落,我们的眼眶也差不多要凝滞了,那个冷静逼视着社会角落的人,他的眼镜,他的白发,他的诚恳,他的悲观,都已经凝滞在那个黑色的箱框里了,他无法再看见如今形形色色的青春一代,也无法再看到那些步入危机的中年人生,他的眼睛再也不会眨,只能在那层玻璃的后面,凝视着这一切。

杨德昌的八部半电影,我只看过三部半,《光阴的故事一一指望》,《麻将》,《一一》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在他的电影里,总是若有若无的错位,或许是在生活里,或许在思想上,茫然之后,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他不同于侯孝贤,喜欢用凝滞的感觉去勾勒人事悲欢;他也不同于蔡明亮,喜欢用沉默的压抑去寓言都市未来。看杨德昌的电影,就仿佛一场旅行,景象里的破落都市,便是时代和人生最好的注脚。

新浪潮是如此这般,彼时的旗手,日后的大师。杨德昌潜心思索创作,为国人捧回无数赖以骄傲的奖杯,却也在无形中毁掉了台湾电影的生物链。许多人愤恨地说:“台湾电影就毁在侯孝贤杨德昌这些人手里了”。这种话也自它的道理,对于台湾电影,杨德昌们功过参半,一方面他们让台湾电影走上了世界,另一方面却是他们让台湾电影只剩下国际影展这一条道路可走。

杨德昌的电影是客观化了的主观,充满了隐私,却又包含着不寻常的善恶观点。杨德昌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喜欢用冰冷的目光去看世界,纵然不曾有蔡明亮那样绝望到麻木,却犹如小四手中那把匕首一样,下手更狠,一刀一刀宰着你的内心,或许是他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了,但又无法去改变,于是原本那些若有若无的感伤,都变成了悲凉。

对杨德昌的关注,缘自《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在这部四个小时的电影里,残酷的青春经过了鲜血的洗礼,终于飘荡在阳光灿烂下猫王的歌声里。影片很长,却没有一丝拖沓,不论是小四,小马,哈尼,山东,小明,滑头还是小猫王,长大成人终于还需要一次次的痛苦蜕变,蜕变的过程伤痕累累,甚至会失去生命。小公园里的孩子们被折杀在成长的路上,就如同一卷长长的社会描图。灿烂而又残酷的记忆中,杨德昌一下接一下地敲打着我们的心扉。

《麻将》里,那批台北学校里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开始混迹于形形色色的场合,原来的小四变成了一个叫“香港”的帅哥,自然也是勾引女性的专家,而那个喜欢唱歌的小猫王,也变身成为替人看风水骗钱的小活佛。脏乱的城市里,却有着灯火通明的夜空,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折射给我们看的,是孩子和成年人的生活是多么不一样。也许人长大了就会腐烂吧,直到生命完全荒芜的一刻才翻然悔悟,就像红鱼的父亲….酒吧里依旧是灯火阑珊,只有郑智化的歌声在飘荡。

     当大师离我们远去——纪念杨德昌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一一》的英文名字叫“a one and atwo”,我一直搞不懂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或者我们不需要知道,就当作一个秘密,像我们自己的后背,永远都看不到。杨德昌看到了所有人的迷茫,逃避在无休止昏睡中的婆婆,经历着青春叛逆的婷婷,面临中年危机的NJ,天真却想法怪异的洋洋…..镜头让这种迷茫交织在一起,便成了立体化的矛盾种种。这一次,台北的街道是那样整洁,明净,阳光灿烂,我们的心却依然轻松不起来,温厚而精美的故事没有撕心裂肺的悲悯,而忧伤却越发深远。

《指望》是《光阴的故事》系列里的第二段,也是杨德昌的电影处女作,也许早期的杨德昌没有那么悲观,也没有那么偏执,于是便有了这么一段最简单,最纯净,不含棱角的解读。淡淡的相思,沉沉的哀愁,在含蓄和懵懂中默默地淡入了。这一段只有35分钟,没有矛盾,没有冲突,只有细腻的涂抹和无声的道白。罗大佑有首歌唱道“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喜欢胡茵梦的文字,却没有看过她主演的《海滩的一天》;我喜欢蔡琴的歌声,却没有看过她主演的《青梅竹马》。这两部电影的导演都是杨德昌,如同胡茵梦与大文豪李熬那段破灭的婚姻一样,杨德昌与蔡琴的婚姻也没有持续多久,也许欣赏和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柏拉图式的交流没有任何情感杂质,却也根本不会长久。

《一一》里吴念真饰演的NJ,也许就是杨德昌自己吧,我们知道他做过电脑工程师,有一个知心的日本朋友,也许就是小野扮演的那个人物吧。身为台湾第一编剧的吴念真,到了镜头里,表现居然也堪称完美,真的很是不可思议。一个个沉默的动作,却在以镜头的方式诉说着自己的心声,生命的种种会结束呢?还是会延续?杨德昌不给我们答案,是因为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

杨德昌的目光悲观,甚至有些偏执,他喜欢让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事情,他像诗人一样敏感,同时又很脆弱,他给了我们原本忽视掉的事情。这些微妙的东西能牵动人的心弦,却依然无法改变人们。杨德昌有他的冰冷,却也有自己诚恳的心痛,于是他想透漏一些关怀,但是这些关怀在台北阴郁的天空下却那么地微不足道。

拍完《一一》之后,杨德昌便消失了,我们在一遍一遍看着他的电影,却丝毫没有去想他到哪去了。当一个人有资格称为“大师”的时候,也许时间久了,我们就忘记了他本人的存在,就如同我们景仰的安东尼奥尼,伯格曼。我们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然而他们的电影却始终陪伴着我们。

杨德昌的逝世是华语电影界的重大损失,台湾三大导演从此缺席一人,而在其他可以称为“大师”的华语电影人之间:李安在国外谋求发展,张艺谋.陈凯歌在反艺术的道路上渐渐远行,王家卫,侯孝贤的拍片质量在下降,唯一可以直立行走的,也许就只有蔡明亮了吧,然而他眼中的疲态似乎在告诉我们:我不想再这样下去……

这就是大师离开的悲哀,他们过去打开的一扇窗户边,如今再也没有人看风景了,现代人喜欢去开另一闪窗户,不同的是,这扇窗外没有一代人的历史,没有一个充满回忆的城市,没有失落了不曾检回的青春,没有性格各异的人们,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徒留的,只有一堆接一堆的光亮耀眼的垃圾,和一颗颗浮躁不安的心。

  当大师离我们远去——纪念杨德昌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写了这么多,一直觉得图片上杨德昌那双眼睛在望着我…..也许他也在同样望着那些纸醉金迷中的大导演吧,杨德昌只是个普通人,他不能改变世界,也不能改变那些人,但愿他的去世像一颗炸雷一样响在某些人的耳边吧!该拿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我们挚爱的电影..他们应该知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