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微笑》--------金士杰最后一首情歌  

2007-07-30 15:3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微笑》--------金士杰最后一首情歌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她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心上的人儿有多少宝藏
她能在黑夜给我太阳
我不能够给谁夺走我仅有的春光
我不能够让谁吹熄胸中的太阳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
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
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征婚启事里,金士杰唱了一小段歌,成为整部电影里最感人的地方.这首歌的名字,就叫做《永远的微笑》.

 

三十年代的一首老歌,却在以后的大半个世纪里继续藏在很多人的心里,占据了一个显要的位置.许多年来,不管是罗大佑、蔡琴、费玉清还是李心洁,都娓娓地吟唱过这熟悉的旋律.但是世界上有没有永远的微笑呢?我们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即使曾经有过,大概也只属于那个风华绝代的天涯歌女-----金嗓子周璇吧.

 

金士杰是一个喜欢寻找的人,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们的脸:母亲、妻子、情人、女儿….女人的微笑里有万般变化.打动过你的微笑,你一定见过.如果你见过,那你一定记得,那个微笑就像射向你内心深处的光芒,感觉真好,就像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剧场版的《永远的微笑》,似乎就是久违了的密阳.温暖的韶光下,恐惧,失落和封闭也逐渐被泪水,喜悦和微笑代替了.一层一层的记忆剥开来,是那么疼,疼痛来自母亲给予的刻痕.当我们挺过了灵与肉的难关,便也真正认识了感性的生命.

 

《永远的微笑》,是一出为母亲而做的话剧.由金士杰编导,却散发着强烈的赖声川式的气息.布景上细腻精美,结构上复杂多变.三个小时里,三生与三旦的内心独白,回忆与现实的相互穿插,前呼后应.交织出一副绚烂多彩的人生画卷.

 

在摄影师何来寂寞的镜头下,风尘女郎、邻家女孩和职业模特儿,谁的微笑最永恒?在他心里,这种微笑笼罩在母亲特质里,却分散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巧思地运用三个女性的异质- 不安、缺乏自信而甜美;自苦、受难而寂寞;好奇、任性而开朗 -来完成母亲的塑造.而且用三个女角轮流演出母亲的不同时期。再附加上三个男性与这些女人的关系,延伸出性的吸引,源自于恋母的情结.

 

潜意识的放大,就像暗房里的照片,线条逐渐暗下来,轮廓出现了,出现了.这是自我意识里的延伸,也有关于自身的探索.那个与母亲分不开的何来,却如此地失落哀沉.或许男人根本缺乏理解的能力,所以永远无法了解女人.所以王大可无法了解lulu,季韦也无法了解伦伦,还有何来那个做水手的父亲,也只会选择逃避.男人之所以追寻,是因为无法了解;当男人觉得自己已经了解,就不再追寻,只会利用与逃离。

 

 “妈妈是长不大的孩子,她总是张着眼抬着头看着蓝天,等着风来了,云来了……”.何来与母亲的关系始终停在幼年时期捉迷藏的游戏阶段,母亲喊“天——”,何来喊“地——”;天和地无论何时总是能相连接的,有天就有地,有地就有天。何来害怕在游戏中闭上眼睛,闭上眼他就什么也看不到,他就不敢走路,吓得要哭;他更怕的是闭上眼,就不见了母亲.可是母亲消失在天地相接的蔚蓝色中,没有任何声音再回应何来的呼唤.天地的空旷间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何来他只认识一个女人——他的母亲.母亲离开后,他再也不认识女人,也不敢去碰女人.不管是天真白痴不谙世事的阿芳,我行我素泼辣豁达的lulu,还是坚强而又恍惚麻木的伦伦….三个女人构成了何来母亲的性格拼盘,这当然另他苦恼.当何来在暗房中偏执地寻找母亲的脸,寻找那一丝纯净的瞬间记录——当然是找不到的,如果某天他发现一张脸与母亲有些许相似,他或许可以摆脱一部分失去母亲的伤痛阴影,而那张脸的主人将会在现实中做他母亲的替补.

 

当人们都觉得累了, “永远的微笑”就不了了之了.阿芳退出了大赛拍摄,伦伦和lulu在旅途中.没有多少天日子的季韦住进疗养院但他很快乐,何来依旧那么害羞, 给阿芳打电话不敢在答录机内留言.lulu寄了一张明信片给何来,上面印着蒙娜丽莎千古流传的可疑微笑,她写:“我看到这张卡片,就觉得该寄给你,你觉得呢?”何来铭记他母亲的微笑,王大可铭记他前妻的微笑,季韦铭记他女儿的微笑,这就够了.

 

一台关于时间的戏,当然无法做到永恒.伴随着季韦撒手人寰.幕布也渐渐落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卷进了“生命”这个概念之中.“永远”只是一个虚拟的词语罢了.每一个刹那,依旧无法永恒.时间会冲走一切隔膜和仇恨,也同样会淡化真情.“永远的微笑”是个美好善意的愿望,只是它不存在。

 

《永远的微笑》是金士杰献给母亲的情歌.也是“表演工作坊”的一出重要作品.和赖声川一样,他对演员的使用和驾驭合理而又得体.扮演摄影师何来的相声演员赵自强把那份恐惧和内敛做到及至,扮演lulu萧艾则彻底摆脱了“云之凡”那个白色山茶花的角色,全新的泼辣形象让人耳目一新.那个香港老戏骨曾江客串了季韦,额上的疤痕清晰可见,性格独断而暴躁,算是本色出演了.

 

结尾,一个个穿不同样式白色衣裙的女子如同纯洁而不详的天使般降临,就像那灿烂的回忆.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这就是金士杰导演的戏,永远的微笑。 舞台上是看不到他的,但在谢幕时,他应该会出来吧。如果我在那个现场,我一定会准备一束花,送给他。不光为那个痴痴等待的江滨柳,也为他带来的“永远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