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儒者的困惑——正说陈凯歌  

2008-12-16 17:0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者的困惑——正说陈凯歌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论语》

 

   我们的孔老夫子在几千年前便开始了对人性的审判,而且很坦白:所有人都夸赞的,未必是好人;所有人厌恶的,亦难以断定;只有那些令所有好人喜欢,又为所有坏人痛斥的,才是儒道所称道之“人”。千年儒学对于国人的影响是深远的,然而经过了“五四”运动的破立以及“文革”十年的浩劫,儒家文化逐渐遭遇废弃与冷遇,待到改革伊始,外来文化如洪水猛兽般的蚕食鲸吞,我们心中最后一点残存也被冲击掉了。

   三十年过去了,中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却产生了难以想象的裂痕,一如我们的电影,开始充斥了纷繁芜杂的时代垃圾。古人说以文载道,于今日之中国文化却无可寻了,我们的电影作者们早已忘记了所谓的创作根本,一脚踏进了朱门酒肉的饭局,把卧薪尝胆的坚持和斗志丢到了垃圾桶。他们说:做人是为了人缘,做戏是为了票房。

   如此的说来,他们已经不能再称为“儒者”,那种世俗的观念早已同化了这些人的肉体,开始了一种堕落的媚俗的体验。“贺岁片”、“暑期大片”更多是成为用来抢钱的工具了,当然爱钱不是错,成了钱的奴隶,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了。环顾萧然,一定会有一种悲哀,这个时代究竟是缺少了那种儒者文化。

 

   儒者

 

   试问今日之儒者何在,也许很多人都会不停的摇头,杨德昌都去了,哪还有什么儒者。而陈凯歌却恰恰在这个节点站起来,一出《梅兰芳》再次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媒体上依旧是褒扬声不断,而我听到的更多却是唾骂,票房的数字亦在同时缓步不前,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这究竟是怎么了。

   人人普遍认为问题出在陈凯歌身上,责怪他重走几十年前的老路,片子也一如想象中的规规矩矩,人们奉为经典的《霸王别姬》又珠玉在前……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然后大大的叹出一口气:陈凯歌老了,就像那个十三燕,应该考虑退出江湖了。

   陈凯歌在众人目光的审判台上,还是老样子的端坐着,人也依然是那个人,那个信奉于“以文载道”并同样忧国忧民的文化愤青,那个陷落在自己的世界里创作的艺术大师。别人只当他是导演,却忘了骨子里本是一个儒者。

   “返璞归真”、“随心所欲”,不管你是否承认陈凯歌的回归,却需要先看这个导演的本身。中国有句话叫“愤怒出诗人”,放到电影圈也一样,一种忧国忧民的情怀不可能不温不火的,而往往是出于愤怒的力量。追溯到早在几千年前孔子的著书立说,又何尝不是在屡次的争端碰撞中的到一种最终的宁静?陈凯歌的《黄土地》、《孩子王》常常让人怀念便源自这种深沉的情怀,待到《霸王别姬》还是一种愤怒和悲剧的力量,却夹杂起悲天悯人的情怀,陈凯歌开始展现出他的儒者的气质,外部载体是那种文人的傲慢。

   这种傲慢是千年传承的,是从外表流淌到骨子里,清高的不容许别人对自身理念的亵渎,所以当胡戈恶搞其《无极》的时候,陈凯歌毅然抛出一句“做人不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做人是要真实的,君子隐忍不发更像是一种假想的状态,很多情况下,那些沉默不语的人多会在暗地里算计某一种事情。

   陈凯歌不是君子,却没有小农意识,也不屑于溜须圆滑,却很爱面子。他没有张艺谋那种侃侃而谈的从容,没有田壮壮那种不惜一切的勇气,却饱含了那种儒学哲理中的中庸之道,有些不干脆、有些畏首畏尾,然一旦放开或者进入某种状态,便可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当然陈凯歌的电影里具有很强的文学性、历史感,怀旧气息浓重,文化传承千年,民族化的风物志蕴含了他对中华文明贯穿已久的理解力。

 

 

   困惑

 

   我想没有哪个人比陈凯歌更能代表中国近20年的电影文化了,《荆轲刺秦王》和《霸王别姬》也延展出他怀柔天下的胸怀,这份胸襟,相信是张艺谋所达不到做不来的。当然,陈凯歌在整体的造诣上是不及张艺谋的,无论是作品数量、涉猎范围、票房口碑,似乎都无法望其项背。

   造成这种差距的,是一种儒者的困惑,是一种知识分子的一半坚定和一半犹豫不决。陈凯歌作为一个中国文化的儒者,必定会坚持自身从业的理念,不随波逐流,也不敢于打破自身的框架,陈凯歌在传承文化的同时也戴上了无形的枷锁。

   张艺谋则不同,他更像君子(也许是伪的),却不是儒者,他的心底藏着一种深厚的小农意识,拉的下脸,敢作敢为,大开大合,跌倒了再爬起来。所以大多情况下的老谋子做人有品、观众买帐,我们的国家也甘愿把奥运的工作交到他的肩上。

   比起老谋子的圆滑,很多人更关注陈凯歌身上的丑陋,他的愤怒、他的不完整竟然成为了他永恒的标签。我承认相比小农来说,知识分子具有很丑陋的一面,比如那种无病呻吟的嗟叹和碌碌无为的哀号,即使是那些得势的人群,也往往具备愤怒的特征或摇摆的犹豫,像极了那种所谓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中国人的本性必然是这样,入定的亦只是隐者,比如那个转到幕后的同是黄建新,早已经放弃了执导电影的初衷;陈凯歌不是隐者,所以需要继续着自己的脚步,纵然有的时候拿得起放不下。

   对于《无极》来说,陈凯歌是在一个错误的战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结局是失利的,反响是糟糕的。然而痛定思痛又怎么样,你能让一个儒者在原地爬起吗,他的孤傲、他的犹豫都容不得他再次丢人,他的愤怒、他的悲情,也只能沉默的化为力量。《梅兰芳》上映之前,谁又不是希望他“猛回头”呢?

   众人期待他的回归,回归之后又开始责怪他吃老本,这样便容不得凯歌的容身之所了,况且在如今之中国,商业和艺术最终还是两码事,所以本是艺术题材的《梅兰芳》终究还是无法套取观众口袋里的钞票。陈凯歌也终究要面对起这种困惑,是要座儿,要口碑,还是要理想?三思之后,陈凯歌做了一个折中的选择,依然换来一阵叫骂。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