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蝴蝶》——无关政治,唯有爱情  

2008-12-27 15:4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蝴蝶》——无关政治,唯有爱情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也许是因为时代和地域的关系,香港影坛的女导演还是饱含了一种深沉和大气的,所以许鞍华的《胡越的故事》和《投奔怒海》、张婉婷的《宋家皇朝》会给人一种恢宏的感染力。当然,她们作为女性的那种婉约也不时的渗入镜头里,互补共融之间,成全了大银幕上不同以往的一类审美观。
   麦婉欣作为香港女导演的后继者,于2004年推出了《蝴蝶》,影片还是蛮有继承性的,尤其是对两位女性前辈的风格借鉴,再加上自己的探索创新,麦婉欣拍出了一部可以让很多女性释怀的作品。

政治,只是道具


   《蝴蝶》涉及了最据争议性的两大问题:同性恋与动乱事件。在我看来,这样的一部电影是没必要挂钩政治的,尤其是触及中国政府最伤痛的那个环节,并且给与一个直接的表达方式。这样的电影到了内地一定会被划入“禁片”的行列,一年之后的《颐和园》更是受到了终极审判,导演娄烨也换来一张为期五年的禁拍令。
   所幸本片的拍摄地在香港,免除了内地电影所遭受的麻烦,麦婉欣借助时代的力量凸显出了一种沉重的历史感,也折射出时代下人物的悲哀。其实早在八十年代,弗朗索瓦·特吕弗就在其遗作《最后一般地铁》给予了类似的表达,凯瑟琳·德纳芙在最后一场演出中,一手托起了艺术(丈夫),一手拉起了抵抗运动(情人)。麦婉欣也一样,她一手拉起了爱国运动,一手托起了爱情自由。
   很久之前,侯德健在他的歌曲《歌词1983》中写道过关于魏某某的事情,正是因为此人说过一句“我们只有被bondage的自由”而身陷牢笼十五年。几年过后,这个从台湾叛逃的著名音乐人卷入了那一场八十年代末最难以忘怀的斗争,遭遇了囚禁和引渡,并淡出歌坛,一度以算命为生。
   那场运动的领导人王某某,以及四君子之一的刘某某等人的名字出现在了电影中的牌版上,我很清楚当时的港民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单是那场“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义演就已经够了,更何况是集体示威与游行。我想港台民众的爱国热情要比内地高出许多,就拿几十年的“保钓”事件来说,内地人的表现便是如此的淡漠乃至绝望。
   张婉婷在《玻璃之城》中表达着对保钓一代深深的赞许,彭浩翔于《青春梦工厂》又延伸出浓浓的敬意。而麦婉欣呢,则是直接对准了那个最惹眼的疤痕,那个风起云涌的动荡日子。历史的车轮碾过了无数人的生命,也碾过了许多人坚持的民主信仰,究竟什么是爱国无罪,什么是民主万岁?这个不能分辨真假的命题贯穿了她们的一生。
   理想不能存活,生命也随之紊乱。《蝴蝶》中的主人公之一的真真,成为了类似《颐和园》中那样的牺牲品,也注定了自己的人生悲剧。到底理想终归要妥协于现实的,困兽犹斗的结局只能是自己的极端,就像片中的真真一样,没有了信念,流浪欧洲,被抢被打甚至遭蹂躏,万念俱灰只能皈依佛门。
   政治终归是政治,既然不是电影本身的重心,自然需要适可而止。娄烨在这点上是不冷静的,以至于人物身上背负了太多的重量,而难以承载起电影所要倾诉的主题。相比之下,麦婉欣的女人触觉要敏锐的多,没有让人物集体坠入政治的深渊里,对于电影来说,噱头太重,往往容易迷失本身。


同性,亦是爱情


   《蝴蝶》的本身是讲爱情的,虽然这份爱情是许多人无法接受的女人之爱,却也在那个因《断背山》而火热的夏天让人散发了无数的遐想。其实也正是这两部电影,让观众真正洗刷了那种所谓同性恋就是肮脏龌龊的想法,并代之以理解和宽容,当然伦理学的不断进展也让这个时代的人们开始认识到同性恋作为一种爱情存在的事实。
   影片的主人公是何超仪饰演的胡蝶,一个自始至终的同性恋者,早年爱着那个留短发、爱玩摇滚的女生真真,痛失爱人之后便嫁人生子,丈夫体贴备至、女儿也讨人喜欢,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容。只是小叶的出现撩起了她心底的暗格,让她充满了一种破蛹而出的冲动,又面临了家庭的选择。这种两难是很难以界定的,就像她当年跟母亲回家是选择了后者,这一次确是有机会来选择自己。爱情有很多种,但有一种是一经握手就可以私定终身的,可以拒绝,又容不得半点犹豫。
   镜头在不断的模糊中闪回,一边是胡蝶与真真,一边是与小叶,过去的梦碎和今日的憧憬交织在一起,很有味道。爱情便是那样发生,拨一拨琴弦,看一部老电影,两两相望,便情不自禁的吻在一起,宽衣解带,感受彼此身体的气息;或者在共进晚餐的时候互相吻了一下,抱在一起泡澡互聊心事。音乐在这里成为了两段感情的对比象征,《葬心》是一种失落后的埋葬与祭奠,《Awish way》是一种恋爱中的希冀与憧憬。
   田原饰演的小叶后来对胡蝶说:我第一次见你就想吻你了。胡蝶自然也有同样的冲动,每一次见到小叶,她的思维就会对接到自己与真真曾经美好的生活中去,虽然偶尔有一些逃避,也会在酒吧里听到熟悉的歌声时感情复燃。小叶是个慵懒却洒脱的人,爱了就爱了,不喜欢扭捏的猜谜语,甚至为了爱情搬出了罗莎的寓所。很多人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却觉得很重要。
   对于30岁的中年女人来说,似乎就没有什么青春可以挥霍了。孩子、家庭都很重要,却难以摆脱掉一种血淋淋的割舍,对于她们来说,很多都没得选择。倒是那对班上的孩子,有勇气私奔到澳门,直到被抓回而逼疯,一种事实才真正印证了那一个牢笼的重量。情感的茧壳就是这么来的,束缚了她的翅膀,她就不再是蝴蝶。
  所以每一次想到曾经,那些振动双臂的日子,人们都会有一种飞翔的冲动。
  麦婉欣作为一个女人,对她们的心理把握很见功力,就如同小叶在胸口画的一只蝴蝶,像刺青一般的印在两个女人心里,女人是相信神话的,观众也是,所以爱总会点亮希望,蝴蝶终究会飞上天空。
   很喜欢何超仪踢拖鞋的一段,似乎是两只一起踢下就可以双宿双栖了。

电影,也有破事儿


   影片末尾用了AT17的一首歌,叫做《The best is yet tocome》,翻译过来就是“最好的尚未来临”。写这首歌的人是AT17之一的林二汶的哥哥林一峰,林一峰在那一年拿到了金马奖最佳电影歌曲奖(《遇见》),他本人也是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者,这首歌是关于爱情和未来的,像跳房子的《Awish way》一样充满着希望。
   林一峰曾经出现在彭浩翔的电影《破事儿》里《大头阿慧》的段落,出演了一个同学聚会上的舞台歌手,虽然只有几秒钟,还是被我抓住了。碰巧的是《蝴蝶》中少年胡蝶的扮演着陈逸宁参演了《破事儿》里《做节》的一段,少年真真的扮演着蒋祖曼则主演了去年刘国昌的《围·城》,虽然二人仍然尚显稚嫩,却依稀是香港影坛的后继力量。
   最不能不提的是主演田原,作为是跟我同龄的青年演员,她在一年之内拿下了金马、金紫荆和金像的三个最佳新人奖(当时只有19岁),并在之后不断接演了《八月的故事》、《江城夏日》、《左右》等电影;她还是跳房子乐队的主唱,早年签约摩登天空,推出了《Awishway》,我一直很喜欢这张唱片,不光因为传说中的“英文唱的比中文好”,更是因为真的很耐听(有些卡百利的味道);与此同时她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小说家,已经出版了一套《斑马森林》,以至于我们的魏君子都不禁于书中写道:徐静蕾,小心了,你的对手来了。

   田原也是本片的联合编剧,所以《蝴蝶》还是很有她自己的味道。比如那些关于涅槃的对话,便是与田原个人有关,她一直是科特·库班的忠实的追随者,甚至会在其纪念日叠满一河流的纸船(这些在《斑马森林》里都有描述)。
   葛民辉一直是彭浩翔的爱将,遗憾的是没有去演《破事儿》,这个家庭怨夫的角色对他来说是构不成挑战的,要自然、要悲情其实都很自如的。倒是那个老戏骨曾江,虽然演技出色,老年之后却一直在延续“黄老邪”的表演模式,往往给人一种冯祤刚所说的“来回表演法”那样的感觉,还是不免让人遗憾。
   我个人比较欣赏的是何超仪,虽然他有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赌王老爸,却宁愿自己从头干起。十几年来,她不断的自我打拼,虽然没有大红大紫,却也混得小有名气,并如愿以偿拿到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灰狼/文

PS:因为有些事情是说不得的,那些名字也只好改成了某某,即使这样,我不知道本文是否还能逃脱被封杀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