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蝴蝶》——诗电影和残酷物语  

2008-10-26 21: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蝴蝶》——诗电影和残酷物语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文/灰狼

 

   当蝴蝶的翅膀沾满了鲜血,它便很难生存。   ——题记

 

   看这部片子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岩井俊二的《燕尾蝶》。蝴蝶的幼虫在废墟和垃圾中爬行和成长,即使破蛹而出,展开华丽的双翼飞翔在天空完成最美丽的绽放,却难免被当做恶魔的化身。在位于台湾东部兰屿的雅美人的部落中,“蝴蝶”这个称呼是没有的,雅美人称它Babanalidu,意为“恶魔的灵魂”,统称往生者的“恶魔”和魂魄升天的“灵魂”组合而成。 

   影片分成了八个小段落:萤火虫与长颈鹿、傀儡、沉默、拥抱、沉浮之间、寻找、灵魂、恶魔、梦。这些段落并非独立存在的,而是整体衔接,至于故事基本上是一个线性的叙事结构,只是通过不同的人物语言和行为将其补充完整,另外导演用了一个与结局相同的开头,也暗示着一种循环的迹象。

   跟张作骥六年前的《美丽时光》相比,这部《蝴蝶》在手法和艺术性的挖掘上更为出色。导演用自己最擅长的长摇镜头对准群山、都市、码头、竹林和海岸,展现出的是很浓重的“诗电影”的味道。如果我们说《海角七号》是一部唯美的商业电影,那么《蝴蝶》则是一部瑰丽的艺术佳作,导演六年来的精雕细琢都化作了电影之中难忘的点滴,成就了其破蛹而出的美丽。

   应该说张作骥拍摄这部片子相当不易,制作周期过长,中间又伴随着父亲的过世、妻子的离异,导演本人所受的煎熬可想而知。好在蝴蝶飞上了天,也入围了柏林影展,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入围三大电影节(前一次是《美丽时光》入围威尼斯影展),不能不说是一种肯定。当然,在同辈的陈玉勋、林正盛等人消失不见的今日,张作骥已经成为了台湾电影界的中坚力量。

   《蝴蝶》在台湾的著名渔港南方澳进行拍摄,港口的美景尽收我们眼底,画面却完全是冷色调,导演借此映射出台湾原住民的命运:背井离乡、孤单流浪、历尽沧桑。主人公一哲的母亲就是这么一个来自兰屿的原住民,与一哲的父亲相爱、为之付出一切,却不被承认,最后只能在郁郁终日后自杀,埋身于一个别人找不到的荒岛之上。台湾很多创作人,尤其是原住民歌手都专注于表现他们自身的处境,像陈建年、巴奈、纪晓君(台湾原住民音乐也在笔者的写作计划中,日后会给大家介绍)等人都曾用歌声表达原住民的辛酸与坎坷,以及面对残酷现实的凄楚与悲哀。

   影片从介绍历史开始,逐渐跨入世代的记忆。漫长的时间过去了,台湾人和日本人的伤痛都抹平了,帮派间的恩怨却一拖再拖。张作骥的电影里有一条规律,出现黑帮的迹象便意味着死亡,《黑暗之光》和《美丽时光》都印证了这一点,《蝴蝶》里更是无尽的鲜血与杀戮,即使这不是一种血淋淋的恐怖,也一样在涤荡你的心扉。我们在这部片子里看到了很多的日本元素,也仿佛在回味着那50多年前被殖民的历史,而这种处理是相当有讽刺意味的:一哲的爷爷留恋南方澳的风景,没有选择回国,从日本人变作台湾人;一哲的父亲逃避仇家,远赴日本,又变回了日本人;一哲讨厌那日本人的身份和语言,在父亲喋喋不休的日本单词中叩响了扳机…….

   其实今年的台湾电影充满了本土化的迹象,像《海角七号》选择了台南的恒春镇一样,《蝴蝶》的背景也选在了台南。淡化都市无根色彩的同时,导演越来越多把镜头对准乡村和城镇,那些田野、海畔和破旧的阁楼。同时那种日本文化的影响也充裕的表现出来,《蝴蝶》不但充满了无数《燕尾蝶》的印记,也带有《那年夏天,宁静的海》的一种质感,而一哲持枪面对父亲的那场镜头的调度,又是日本黑帮片中惯用的处理方式。当然文化冲突也是有的,一哲听不懂父亲的语言,父亲又怪小儿子日语说的不好,原住民的语言更不是常人能懂,所以这种交流无形间充满了隔阂(伊那利多在电影《通天塔》中讨论过这一命题),倒不如像阿佩那样做一个哑巴,可以避开尘世间的喧嚣与污浊。

   当然对于一哲来说,母亲的形象在他心中占据了太大的位置,所以他吞咬那条蛇的暴力冲动表达着对母亲命运不公而滋生的怨怒,这种怨怒根源与他的父亲,也根源于这个文化和社会。由此滋生的心魔也成为了他暴虐的开端,在杀掉父亲后,他又杀掉仇家,自己也在那片飞满蝴蝶的竹林里送掉了性命。所以对于人来说,双手沾血,便会万劫不复;对于蝴蝶来说,双翼沾血,就再也飞不起来。杀人者被杀,被杀一方又要复仇,连串的血债即使逃亡彼岸也无法避免,一切的一切,都涌向死亡的迹象中去。

   《燕尾蝶》中的火飞鸿也是在最后丧命,灵魂飞到高空变成雨落下来,涤荡着过往的众生。《蝴蝶》却是借着那些漫天飞舞的精灵,向我们讲述命运的种种命题,我们欣赏这种飞花散叶般的美丽,也痛心于惨烈的青春物语。

   影片中的元素就不一一赘述了,张作骥的偷师名单也相当长:岩井俊二、北野武、蔡明亮、娄烨……每个人都是大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师电影,当然这一部张作骥的《蝴蝶》也不例外。

 

                  《蝴蝶》——诗电影和残酷物语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蝴蝶》——诗电影和残酷物语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蝴蝶》——诗电影和残酷物语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导演张作骥

 

原文地址:http://www.iyaxin.com/ssxs/?uid-4182-action-viewspace-itemid-7734

个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