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残片成就经典,《赤壁》永载史册  

2009-01-08 16:3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料图片:《赤壁》下集内地海报--吴国


   之所以称之为“残片”,是针对《赤壁》的整体而言,吴宇森的这次二分法是有些失衡的,比如说《赤壁上》是一条瘸腿的话,那么《赤壁下》应该是一条健康的腿,这样的分割让整部电影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跛子,却依旧能够踏破山河、气吞天下。或者说如此的安排是吴宇森有意而为之,先输一阵只不过是诱敌之计。
   我想吴宇森在拍摄《赤壁》之前肯定已经读懂了孙子兵法,除了风林火山那玩意背的滚瓜乱熟之外,欲擒故纵这一手也玩的相当漂亮。毕竟上部赚取票房的同时,业已吊足了观众们的胃口,试问这个寒冬,哪个观众最想看的不是《赤壁》呢?如果说吴宇森在夏天只是小试牛刀的话,那么这个寒假里祭出的就是最擅长的大刀阔斧,东风一起,千帆过江,吴宇森与周郎,一同取得了《赤壁》保卫战的全面胜利。
   从张艺谋的《英雄》到李仁港的《见龙卸甲》,中国战争大片的年代已经持续了六年之久,然而六年里的一切都几乎等于创作实验,每一个人的每一部片子都有太过明显的优点和缺憾,或者说其中任何一部都无法做到完整化和成熟化。当然这些片子的探索也是有意义的,在检验票房与口碑的岁月里为后续创作者提供了无数的制作经验。而吴宇森的《赤壁》,作为一部仍然不完美的后续之作,已经显示出其在大片行列里的成熟气质,如果你要说大片也可以成为经典的话,《赤壁》无疑是一个典型。

七侠荡寇志的故事

   在影片上映之前已经有了不少的剧透,比如小乔单帆过江,孙刘联盟为女人而打仗,而制片方也以此为噱头,称之为“东方特洛伊”。我想看过本片的朋友都知道它不是《特洛伊》,至少故事上、人物上、以及剧情前因后果和时间推算上来比较几乎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小乔也不是那个海伦,诸葛亮不是奥德修斯,周瑜也不是阿喀琉斯;火烧赤壁也是卫国在先,保家在后,《赤壁》终究不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曹军南下,势如破竹,荡寇其实是不需要理由的,也难耐那么多人起来舍身为国,而他们的头领:孙氏三剑客(周瑜、孙权、孙尚香)以及刘家四兄弟(刘备与关、张、赵)结盟组成的七侠阵容自然也是这块战场上不二的英雄。好在华语片对于七侠荡寇的故事比较宽容,仗打完了也没什么减员,不同于《七侠荡寇志》或者《七武士》这般的死伤过半。这点在徐克之《七剑》里就已经表露的很明白了,当时仗着的是天山派的奇幻武功;《赤壁》里则是更加高明,七侠的身前站着姿色可夺帅的美人,身后坐着智慧大过天的书生,如此的浴血拼杀的底气也就可以得到证明了。
   
加勒比海战的气势

   说白了,赤壁在整体的动作和场景设计,不但在亚洲是顶尖的,放在国际范围内亦能引来一片惊叹。或者说《赤壁》如同是国版的《加勒比海盗》,那些千帆过江、万舸争流的质感承袭了后者的路数,采用一种阴暗诡谲的色调,配上明晃晃的火把以及幽灵般的孔明灯横飘对岸,配合着那些惊天炸雷,一场海战戏变得深沉而又大气。这种气魄实在是前所未有,至少老谋子的宫廷戏是远远达不到的。
   当然三国时候有没有火药就不必去争论了,没有大炮倒是真的,鱼油啊、炸丸啊,都是土法制作,效果也同样出色。土是土了点,规模还是有的,至少杰克船长他们那帮海盗,以及东印度公司那点船是远远没法跟咱的正规水军相比的,起码咱们的连锁战船他们就想不到,至于船舰相撞,那些炸丸的爆发力甚至也不逊于黑珍珠号上的炮弹。《赤壁》的抢滩登陆一场戏仿佛是远古版的诺曼底登陆,虽然使的是冷兵器,也一样不输于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如果你觉得跟十几年前的东西没法比那就算了),至少在视觉效果上已经令国人大大的满足了。

雷人情节其实很娱乐

   对于我们大多数来说,《赤壁》上是雷人不轻的,尤其是那些狗血的台词,什么略懂、关二哥顶不顶得住……屡屡被人拿来开涮,也让我们坚持了《赤壁》是烂片的信念。不过下部的《赤壁》对我们来说是要舒服的多,一来是我们做好了足够的被“雷”的准备,二来则是吴宇森收敛了很多。至少在文戏的整体感觉上,《赤壁下》要远远的超过了上部,即使那些雷人的桥段貌似更加泛滥。
   赵薇玩了一回无间道,还跟佟大为产生了饭桶喂胖猪似的爱情关系,这是很八卦的桥段,折射出的确是小人物的命运。至于赵薇在吴军营帐里的脱衣秀,则是明摆着炫耀那傲人的上半身,借以刺激观众眼球的运作方式,这样的直接表达总比那些“略懂”、“略懂”来的更干脆,更讨人喜欢。张飞搓馒头,末了还加上一句“爷乐意”,吴宇森的江湖气算是出来了,对于这家伙来说,本就出身草莽,又要去装什么斯文?有的时候通俗一点,片子反而很可爱,所以这些貌似狗血的桥段很好的承当了硬件之间的润滑剂作用,让这样一部男人主宰下的战争片不至于过分生硬和干瘪。

主旋律的凯歌,平民化的全面胜利

   影片最后一场戏,曹操拿住了周瑜,要求众人跪地求饶,我们的关二哥一脸鄙视,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过时了。
   雷,是这句话玩了的第一印象,不过之后反复把玩这句话,我们至少可以考虑到更多,包括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这话究竟要讲给谁来听。我想一些朋友早已经猜到了答案,谁是曹操?谁代表了霸权主义?除了我们的老谋子,我真的想不起还有谁了,老谋子是最讲求秩序的,然后又上升到帝王思想和一统江山信念。好家伙,吴宇森你总算说对人了,帝王气象早就过时了,那人能不过时吗?即使算他还百足不僵,你这个《赤壁》一出,那家伙估计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了。
   吴宇森在《赤壁》里大展其江湖豪气,那种喋血双雄式的惺惺相惜也在瑜亮二人的对手戏中发挥的淋漓尽致,到底是那个吴宇森又回来了,带着我们熟悉的平民思想,带着我们反帝王反独裁反侵略的主旋律色彩回来了。相比于老谋子的高高在上,吴宇森始终是平民大众的代表,所以他镜头下的人物都是弱势群体,反抗的却是强势力量,这样的表达方式是我们欣然可以接受的,毕竟人民大众有很多,帝王只有一个。
   当然,反战的主旋律是被导演大写了的,就像周瑜最后说了句“赤壁,我们都输了”。吴宇森的反战思想是强烈的,早在《风语者》里就已经显露无疑了,只是奈何美国大片属于主旋律,华语大片却往往不具备这样的价值观。在我们的谢晋导演之后,如何令主旋律电影成长为脍炙人口的大片,还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不过这一次吴宇森做到了,《赤壁》是主旋律的凯歌,又是平民化的全面胜利。

《赤壁》终将载入史册
 
   一切华语大片跟它相比,都成了小制作而自惭形秽
   一切观众因为没有看到《赤壁》下,而会绝望万分
   一切院线让出影厅随意让其通行,
   一切影评都已指出其正确的方向。

   改一首孟京辉《恋爱的犀牛》里的一首歌词,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也不少能反映出时下诸人对于《赤壁》下部的普遍看法。也正是有了这个下篇,原来干瘪的上部也终于迎来了其最后的载体,合璧变身之后,《赤壁》成为一部华语电影史上可歌可泣的史诗巨作。
   我常常在想,商业大片最重要的是娱乐,如果能兼容一些历史思考与人文关怀则是更佳,而偏偏想去玩弄那些文艺腔就有些不伦不类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陈嘉上去拍《画皮》的道理,其实也正是那套“伪艺术”的皮囊阻碍了华语大制作的良性发展,而诞生出一个个畸形病态的半吊子巨片。所以胡金铨说:“愿死去之人不再画皮”,到了陈嘉上眼里,华语大片一样不应该画皮。
   吴宇森是江湖气的人,没那些大师导演的文人雅兴,也没有他们凝重的艺术气息和儒者气质。不过也正是在这个众人叹惋的年头,热血依旧的吴宇森武夫破局,给这个表面火热而实际危机暗藏的电影市场吹来一阵东风,在某种意义上说,《赤壁》不仅是成熟化,大众化的娱乐大片,更具有了非同一般的时代意义。
   3.12亿的上部票房已经说明了问题,对于下部,我们又如何期待呢?如果非要问我一个数字的话,我会回答两个字:四亿。如果非要我给一个分数的话,我的答案是:九十分。
   我们且不管甘兴怎么当了一回董存瑞,也不必在乎黄盖穿着铁甲怎么敢跳海,当然还有赵子龙如何撑杆跳、周瑜怎样吃下一嗓子汤圆、诸葛亮怎么不厌其烦说着他的略懂、曹丞相怎么跟那个娘们喝茶。毕竟茶余饭后有个笑料总是好的,总比那些铁着脸清着嗓子说些不伦不类的片子强得多吧,吴宇森的港片一向具有亲民性,所以敢于以娱乐大众为己任,置之死地而后生,光是这种气魄,就可以战无不胜了。所以《赤壁》之后,吴宇森名利双收笑开了眼,我们输了钱袋也一样心甘。
   赤壁下部,是吴宇森的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华语大片,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经典。至于日后的大片会如何调整方向,我不知道,不过《赤壁》终将会载入典籍,流芳后世。而日后的大片巨制,不妨也借借《赤壁》的东风吧。   文/灰狼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