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花木兰》:陈坤的身份和马楚成的意淫  

2009-11-27 18:0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木兰》:陈坤的身份和马楚成的意淫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如果我还对这部电影有什么期待的话,那只是希望它不要太烂,还好《花木兰》没有挑战到我的底线,有《剑蝶》这部“历史最低”,马楚成随便拍拍就能越过这个标杆。作为“软绵绵”系列作品中的一部,哪怕套了战争片的外壳,骨子里一样是导演用滥了的煽情戏码,我承认这种煽情“很要命”,因为过程里我的眼泪五六次在眼眶里打架,这不仅因为我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而更是源于我对中国电影的崩溃和绝望。

    耗资与视觉效果未必成正比,譬如到了马楚成这里就是如此,千军万马的阵容,在马楚成矫情而又造作的操控下,也显得万分小气。如同赵薇初次战斗的那场戏,镜头中大致只有二三十人,摄影机不去对准惨烈的境况而更多去捕捉人物的脸孔表情;即使是门独(我怀疑应该是冒顿)围困峡谷的那场戏,马楚成打死也拍不出《天地英雄》中王学圻对峙姜文的那种豪情,只能浅尝辄止。这说穿了是马楚成的短板,他不打算冒险,直接拿来当爱情片处理,所以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溪前月下谈情说爱的这类“软绵绵”场面。

    其实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马楚成的剧本,以及两位主角的身份问题。“花木兰”有着太久的记载,太多的演出版本,基调近乎是粗犷、硬朗以及骄横,最起码的表现就是花木兰和她男朋友的“良性竞争”。迪斯尼版本的《花木兰》也有讨论过这个问题,而且很好的估计到“女人要给男人面子”的基本伦理问题,不过到了马楚成这里,一切都被颠覆了,花木兰完成了“女性到男性”的变身,拓跋宏则是褪去男人的锋芒,做起了贤夫良君,完全成了一个女人背后的男人。

    假若郭茂倩的记载属实,那么“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应该是一类很柔和的画面,“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则是很硬朗的图解,“扑朔迷离”这个词语其实很好的揭示了花木兰本身的复杂性,那就是刚柔并济。很遗憾马楚成把花木兰当脆弱的女人来理解,用大笔的篇幅来表现她的焦虑、绝望、崩溃和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导演的叙述初衷,不过我晓得这个操作已经将“反战”的思绪如同揉面一般揉了进去。而到了峡谷的一段戏,花木兰登台高喊“国家可以忘我,将军可以弃我,但花木兰绝不背叛国家”,其实已经将爱国情绪高度概括化了。

《花木兰》:陈坤的身份和马楚成的意淫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所以马楚成的花木兰远远没有他所说的那般“情感丰富”,而根本是一个很脸谱化的角色,即使她有一次“变身”的转化,骨子里依然是孱弱而单调。换句话说,花木兰只是电影里形式上的主角,真正的主角,其实是陈坤饰演的拓跋宏(看这个名字,应该是历史上迁都洛阳的北魏孝文帝)。

    影片中对拓跋宏的理解远远超出了之前版本的描述,当然那时候还叫刘元度、李祥、李广等等,拓跋宏的戏份当然远少于花木兰,但是他在重要的段落以及节点都有出现,并成了推动故事发展核心人物。这些节点包括拆破身份、命令杀人、假死明志,一直到最后“大变令牌”让花木兰全身而退,拓跋宏身上体现着一种隐忍、体贴又富于牺牲的精神,本身属于细线条;而花木兰则是脆弱、稚气,属于粗线条的描写,仔细对比一下,你会发现“拓跋宏”其实是马楚成对于男性的一次完美的意淫。

    如果你不赞成这个观点,你可以翻翻旧账,马楚成的身份是由摄影到导演,在他摆弄摄影机的年头,“拓跋宏”这个角色很符合自己的真实写照,譬如他给张艾嘉、张婉婷、罗卓瑶担任摄影师,就属于一种听候女性调遣的身份。《花木兰》只是对这个身份做了进一步的阐释,添加了一点外表分数,以及骨子里的牺牲精神,拓跋宏的隐忍让他用一场假死来完成花木兰从女人向男人的转变,从此所向披靡;至于他最后大变令牌自我牺牲而营救花木兰,则是男人“柔情”的部分,或者说这个男人有点“娘”,毕竟在常见的情节剧中,主人公危难之际是女人“献身”给敌人来换取情郎活命,马楚成在该片的构想则是完全背离了传统的男女道德观,并到了一种瞠目结舌的地步。

《花木兰》:陈坤的身份和马楚成的意淫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还不解的话,我们可以试着回味马楚成的部分作品,像《星愿》、《浪漫樱花》这两部片子,看似是张柏芝抢足了风头,仔细回味下发现细线条的仍然是片中的男人。可以说马楚成作为一个“女性导演”(我指的是题材),意淫的并不是片中的女主角,而是那些更可爱的男性,所以拓跋宏到最后抢了花木兰的风头本来就在情理之中。片中拓跋宏和花木兰并肩作战,职位一直在后者之上,所以这个“假死”就显得很关键(当然也很俗套),它直接性的把花木兰从副手位置推到了舞台中央。

    这个拓跋宏身上等于集结了男性和女性的双重优点,陈坤的性别特征和阴柔气质也让他十分适合这个角色,在人物塑造上,用将军、皇子这些身份贴金则说明了马楚成的意淫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不然的话,为什么陈坤脸上留了一条刀疤还那么英俊逼人?当然马楚成对这个人物的身份还是有些含糊其辞,比如皇子为什么舍庙堂之高而投乱军?他在军营养伤之时不会被人发现拆穿?

    影片里“大变活人”和“大变玉佩”的情节让人有些吐血,两度沿袭这种用滥了的伎俩,只能说明马楚成作为一个导演的无能和无奈。当然除了这个还有抄袭的部分,峡谷之围就是个例子,花木兰成了“谷子地”,顿时雷的俺人仰马翻。

    PS:陈坤在峡谷里用自己的血喂醒了花木兰,弄得俺感叹不已,哎呀,要是陈坤有奶水就更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