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麦田》:不完美的杂交试验  

2009-09-28 11:3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田》:不完美的杂交试验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1

 

    应该说《麦田》是迄今为止何平电影中剧情最弱、形式感最强的作品,它基本上继承了从《双旗镇刀客》到《天地英雄》的阳刚风格,同时也杂糅了以戏剧化呈现和荒诞演出为基本构架的剧情模式,进而延伸为一种对风格化和形式主义的追逐。作为第五代的重要一员,何平给人的印象是特点凸出,风格则不够鲜明,在张艺谋痴迷颜色革命、陈凯歌醉心历史思辨、黄建新追求高度戏剧化、田壮壮探索反叙事模式的时刻,何平的电影呈现出的是一种杂交化的风格拼贴。体现在视觉效果上,何平和第五代导演不约而同的嗜好一种浓郁的颜色,张艺谋电影中是浓郁的红色,何平电影里则是浓郁的黄色,从《双旗镇刀客》的黄沙大漠到《麦田》中的金黄麦田都显现了一种形式主义上的意象端倪;至于叙事的层面,何平更多吸取的是美国西部片的表现形式,用一种凌厉而又间断化的铺展方式,成功的打造出了中国西部片的雏形。

    何平在《麦田》中进行的全新探索,从根本上说应该是一种叙事方式上的消解,既然形式主义的本质在于瓦解剧情,那么《麦田》的故事弱化自然是浅显的道理。《麦田》的故事流畅程度远远逊于何平之前的几部电影,这种消解的叙事模式起了显而易见的作用,影片中不仅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命名的日期来划分段落,而且在故事讲述中融入了间离与钝化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辄与暇在表演上呈现一种抑扬顿挫的姿态,时而夸张化的滔滔不绝,时而闭口不言维持沉默之状,而这些表演或多或少都有些突兀并游离于剧情之外,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阻碍叙事的作用。影片的摄影与剪接同样属于这种思辨方式,带有某种程度的写意化,借助“麦田”的全景和跳跃式的剪辑方式达到了转换的效果。

    正是在这种探索下,《麦田》的大片本质在不经意间灰飞烟灭,从商业眼光来看,这部电影也变得“丑陋”和“难看”。即便如此,《麦田》仍然比大多数古装电影更出色,也更伟大,它基本上没有张之亮在《墨攻》中频频展示的那种陈词滥调,也少了陈凯歌在《荆轲刺秦王》中那种故作的“腔调”,即使在讲故事的逻辑上,《麦田》也远远超过了《英雄》、《赤壁》等让人崩溃的电影。从另一个方面讲,何平采取“杂化”探索的思路也是第五代导演最为缺失的,他们习惯性的抱着自己残缺的一角,在某个时段将其发扬到极致,再到后段就慢慢的步入泥潭,成为一种“自负”风格下的牺牲品。今年国庆档有三部第五代的作品角逐市场,分别是田壮壮的《狼灾记》、何平的《麦田》与黄建新的《建国大业》,前者的电影已经到达“垂直化”的高度,后者则与他们的前辈第四代一样慢慢沦为政宣工具,所以仍然具备探索精神并且没有放弃商业化尝试的,也大概只有何平一人。

 

《麦田》:不完美的杂交试验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2

 

    生物学对社会生产的一项最大贡献就是杂交试验,杂交水稻的可以提高亩产量、杂交生物可以体现杂种优势,即使是混血儿也会长的比常人更漂亮。电影风格的杂糅会产生类似的效果,电影人正是通过不同程度的博览和借鉴,才能成就一种兼容并蓄的风格特征,从而保持自己旺盛的再生产能力,这种需求尤其体现在那些以历史化书写方式为基础的第五代导演身上。张艺谋与何平是最受日本电影尤其是黑泽明影响的内地导演,前者曾把《罗生门》改版为《英雄》,太多故事漏洞和逻辑混乱让影片缺点很明显,终究没有逃过媒体观众的口诛笔伐,与之相比,何平的《麦田》摈弃了那种直白的表露方式,应该算是舒缓的多,也许在商业上无法满足多数观众的胃口,不过至少在某个小的区域,它基本上能获得部分偏好文艺色彩的观众的青睐。

    在我看来,《麦田》的优点和缺点近乎同样明显,我当然不是指“阻碍叙事”的趋向,而是要归结到形式上的思考。毫无疑问《麦田》是扮演了一部分高度舞台化和戏剧化的套路,在这些略显突兀的表现空间中,以古琴和长笛为主调的音乐蔓延出一种日式的舞台化味道,这种风格千篇一律的出现在某些日本古装片之中,并不显得突兀。何平在此处的直接化借鉴,做到了惟妙惟肖,却始终不能让人有一种习惯性的思考,影片对演员夸张、荒诞的表演方式同样承袭了日本式的表演特征,这种思路曾经在《荆轲刺秦王》中被探索过,《麦田》做的更进一步就是放下了人物咬文嚼字的腔调。这应该算得上一个进步,何平却未能做到极致,我们可以看到辄与暇在进行夸张演绎的同时,范冰冰饰演的骊夫人正襟危坐,优雅的吐着中国成语,而黄觉、杜家毅的语句大都是非常直露的大白话,就造成了某种风格上的错乱。何平致敬黑泽明的意图是毋庸置疑的,玩的却不够癫,所以当王志文饰演的强盗入侵城邦之际,范冰冰开始展露一种歇斯底里的时候,角色基本上已经处在了失控状态。

    杜琪峰在2004年拍摄了致敬黑泽明电影(《姿三四郎》)的《柔道龙虎榜》,影片沿袭了自己的一贯黑色风格之余,又加入了日式迷离化的影像效果和癫狂式的表演路线,这是一种带有实验风格的创意之举,结局却并不令人满意,因为那些夸张化表演和迷离影像最终把电影呈现为一些美丽的碎片。《麦田》拥有者和《柔道龙虎榜》同样的弊病,就是风格上没有形成完美的统一和调和,而《柔道》中的迷离效果则是《麦田》所或缺的,尤其是在骊夫人这个角色上运用这种表现方式,也许能很好的解决片末情绪突变所带来的破坏效应。何平在致敬的尺度上比杜琪峰更为彻底,体现在人物装扮上,都是绝对日化的,包括服饰、发型,甚至那些滑稽的丁字裤也不例外。考虑到历史关系,这些问题都是应当避免的,因为我们都清楚日本国的起源是秦国时代的“徐福出海”,算起来战国时代的长平之战还要早几十年,这种“致敬过火”的操作模式就显得有些荒谬和可笑。

 

《麦田》:不完美的杂交试验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3

 

    致敬意味太过浓厚,玩又玩的不够癫,《麦田》在风格上的不统一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虽然它在一定程度上制造的舞台化效果消解了叙事,呈现出一种凝滞和段落化的美感,却不能从整体上赋予人一种纯粹的享受。另一处需要商榷还是历史问题,长平之战的时日中国社会的奴隶制已然瓦解,等级森严的封建制度渐渐成形,即使是遥远的西方,亚历山大帝国崩盘后的四大国也处在稳定的奴隶制阶段。何平给我们展示的并非一个奴隶制或者封建制的社会形态,反而更像是一个原始社会的氏族阶段,范冰冰饰演的骊妇人头戴斗笠手执镰刀和众女同田收割,显然不符合当时社会的基本形态。而当王志文饰演的强盗入侵该城,他们身上所带有的征服欲和尊卑精神,才是对那个时代特征最好的阐释。

    还有一个故事上的不满意之处,就在于何平故意设定的巧合,暇作为一个秦国锐士漂流到赵国得见骊夫人,而他本身又恰恰是杀死骊夫人丈夫——剧葱大人的凶手。借用一块玉佩挑出事实真相,导演的心思可谓深沉,不过也掩盖不了故事上的牵强和薄弱,影片之中对众女因性饥渴而导致的癫狂书写的淋漓尽致,包括范冰冰扮演的骊夫人,都有某种程度迷恋男性肉体的印象,其中最直接的表露就是她夜晚梦见丈夫为其解衣的一幕。对于黄觉扮演的暇,我还是认为是相当模糊,甚至比杜家毅扮演的辄更加不解,影片欠缺一处他对城主夫人的情感表达(哪怕是一处明显的暗示),于是最后他抱着范冰冰出城逃亡,我们就只能解释为他为了“赎罪”而做出的补偿了。

    除去这些显而易见的弊病,《麦田》仍然算是一部不错的电影,影片在美术、摄影、音乐方面都做到了精致华丽,不过我更在意的是何平在叙事和形式上的探索。《麦田》作为何平的一次杂交化实验,算不上很成功,也决然不能算做败笔,至少他用全新的思绪构造出一个封闭而虚幻的世界,那里有欲望横流的众生,还有灿烂耀眼的麦田。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