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安门》:什么年代就玩什么样的游戏  

2009-10-20 08:0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安门》:什么年代就玩什么样的游戏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正因为叶大鹰的身上流淌着革命的血液,他才可以如此准确的探试到时代的脉搏,60年前在天门城楼上忙里忙外的一群人早已为时间所遗忘,叶大鹰硬是让我们记起,并在深思熟虑后改掉了故事的节拍。没有轰轰烈烈,没有荡气回肠,舞美队领下的是“军令状”,玩的是自己的“游戏”,在这个红色飘摇的映像里,“天安门”也像极了孩子争抢的糖果,晋察冀文工团舞美队自己干的尽兴,还忘不了适时洞察外围红四军战士们艳羡的目光,这是那个时代的状态,而且真的就那么纯粹。

    所以没有必要把某些东西神圣化、庄严化,圣歌谱上了民谣的曲调,哼唱起来会不会轻松欢快呢?叶大鹰的聪明,就在于他摆脱了仪式感和表面化,而把历史拉向了一个不起眼却更真实的窗口,没有领导人的运筹帷幄、没有革命者的慷慨激昂,平凡之中反而更易勾勒出一种时代的乐章。那不是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是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是一种不服输、抢风头、玩游戏的姿态。信誓旦旦的立下军令状的田震英,像极了今日在体育场布置会场的志愿者,他所等待的,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演唱会罢了。

    可惜那个时代没有演唱会,只有演讲会,没有伴奏、只靠嗓子招来人山人海,那就是中华领袖的魅力。毛主席就是那个年头的全民偶像,民众只为一见本尊,就舍得万里迢迢奔赴天安门加入臃肿的人潮,有点幸运的是那个时代不要门票钱,可是千金也难买一见;家财万贯不是荣光,与毛主席握了手才算喜庆。导演的细心,使他触到了那个时代的小人物心态,田震英只是那个时代的粉丝之一,他有些狡黠,背身领导就敢拿“聂荣臻”的名号来忽悠厂方,至于修缮城楼、粉漆刷彩、红灯高挂那都是他分内的事。还有一个可爱的角色是小马列,他生性耿直,一心革命,最恨人看不起,于是敢和红四军的猛男哥“较量”,这是那个年代不服输的血性,即使没仗打,也决不肯让人骂作脓包一个。

《天安门》:什么年代就玩什么样的游戏 - 灰狼 - 被雨困住的城市

    叶大鹰往日的影像做的趋向国际化,内容却或多或少的泛白,这是《红樱桃》和《红色恋人》的往事了,《天安门》避开了这么沉重的思维枷锁,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切才变成了那般的单纯与美满。郭柯宇手拉风琴的画面激起了诸多联想,那象征着革命时代的爱情,简简单单却又不乏美丽的姿态,这属于一个时代的浪漫,没有starbucks咖啡店,他们习惯了在辛劳的工作地上珠胎暗结。日本的国际战士塑造的有些扭捏,似乎是不够真实,用一个这样的身份给日本的遗孤家庭宣扬大意,也多少显得刻意了些。

    摇过天安门城楼的镜头折射出的是威严与大气,老艺人进门磕头则是习惯性的思维,皇城未死则天下不安,终结的手段只有天安门上的一句宣词。这是这场演唱会的顶峰,也是那场时代游戏的结尾,不管有没有最终握到偶像的手,那个当初玩游戏的人总还是兴奋的夜不能寐,因为他用双手把一个破落的宫殿还原成庄严的城楼,还得到了一段可以寄托终生的情感。当他苍老了之后,他还可以在天安门城楼前自豪的对子孙说:我亲手扎的八个红灯笼,在那里挂了整整六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