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边一朵云

别闹了,灰狼先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文章皆为原创,欢迎转载及约稿 QQ:304550125 MSN:aubrey.hann@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最宝贵的自由遗产  

2012-09-10 22:5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最宝贵的自由遗产 - 灰狼 - 天边一朵云

  

“假如联大仅仅是一段妙趣横生的传奇,那最好由小说家来承担这个任务。”易社强在序言里所说的其实是吴讷孙(鹿桥先生)的《未央歌》,这本小说中清新灿然的细节把联大的朴素生活浪漫化了,但在现实中,吴讷孙笔下那些象征着真善美的身份皆有原型可考。在某种程度上,昆明这所短暂的大学是遍地硝烟的偌大中国最后一块净土,成为这群流亡师生的世外田园。汪曾祺书写母校的那些丝丝入扣的文章就是佐证,而在本书之中书写蒙自南湖风情的一段文字里,赫然所见的也是一片人间乐园。

 

易社强也没有掩盖这乌托邦式的生活,包括联大女学生在昆明穿着高开叉旗袍、烫发,浓妆艳抹,或痴迷舞会;男同学则习惯泡茶馆,或上街“改善生活”。即使是那段最艰难的长征时期,他们的伙食也能得到充分保证。这场迁徙在某种程度上维护了知识分子的尊严,但更确切的说,它保存了中华文化史上兼容并包的最后一份文化遗产。从结构上,它既是清华、北大和南开文理商学的强强联合,亦是文化多维化和严谨科学态度之间的碰撞。而从地理上,它的偏居一方令她可以摆脱重庆中央政府的思想控制,并在一种自发的文化思潮中贯彻了她最有价值的通才教育。

 

这所中国最杰出大学的最大特色便是高度的自治,它完全有一套自发的运作系统,上不受国民党中央政府的人事任免,下可以自行授予学分,每个学生都是通才教育的受益者,而作为这所大学核心群体——教授,则在思想和学术上享有着最大限度的自由,而且这些富有个性的学者在当时灿若星辰,成为学生们膜拜的对象。易社强在书的第三部分分章讲述了文学院、法商学院、理学院、工学院和师范学院的概况和各自的谆谆良师,其中以思潮涌动的文学院最为精彩,这个汇集了狂狷怪才刘文典、铿锵斗士闻一多、浪漫诗人冯至,一代大儒冯友兰、金岳霖以及“教授中的教授”陈寅恪的学院,几乎是整个西南联大自由思想的摇篮,而那些日后在科学或其他行业取得成就的莘莘学子,譬若李政道和杨振宁,也不得不感谢这个扎实而充满创造性的自由环境对他们的熏染。

 

和鹿桥表达真善美的风格不同,王蓝的《长夜》把西南联大描摹成国共两党利用学生进行权力恶斗的场所。在易社强的这本书里,我们能管窥到两种印象的统一,无论《未央歌》还是《长夜》都在把一个时代的善恶扩大化,但史实中的西南联大则一如易社强所描述的,如一个割裂的过程。前半段的单纯美好和后半段的风雨飘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西南联大也从“希望的岁月”跨过“坚忍和考验的岁月”,直到完成使命、寿终正寝。它与一个国家由盛转衰的命运构连在一起,成为时代的见证。更具讽刺性的,则是战争与革命、军阀的割据和权力争斗的罅隙成为这所大学自由精神的保护伞,集权从来都是民主的敌人,当龙云被架空,国民党的政宣机器介入,这份自由也随之被蚕食鲸吞。在民主斗士闻一多死后,“标志着联大奋力守护的理念——不受战争和革命摧残的自由大学之梦——已成明日黄花”,而在五六十年代的那场运动洪流中,这份自由遗产被彻底摧毁。

 

联大存在的八年,蒋介石的中央政府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救济这这所学府,却一直没放松对这个自由集体的监视,历史上知识分子从来都是政府眼中的“第五纵队”,蓝衣社和中统特务始终没有断绝对这所大学的渗透,而“教育改革”作为政治上的压迫,遭到这所大学的决绝反抗。他们弃用官方课表,拒绝参加毕业统考,自行聘用教授,甚至把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视为草芥。冯友兰作为一代儒者,他迫不得已讲授的官方“伦理课”也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在易社强眼里,这些故事有时显得诙谐,面对重庆当局的“洗脑”,联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敢把中央的“洗脑”会议安排在午饭时间,无人当真。各种阴奉阳违,令教育部的诸多政策形同虚设,梅贻琦等领导人充当了这所大学的护卫者,在他们的苦撑下,联大成为当时拥有独立思想的“民主堡垒”。

 

战争时代有这么一个乌托邦,是那时中国的一大幸事,学术的长征则保留了中国文化史上最宝贵的财产。联大八年,是中国学术自由的最后绝唱,也是兼容并包的精神以及通才教育的盛开时代,各种思想犹如百家争鸣,无有对错之分、纲常之束,无论从学术上还是人文而言,这都是中国文化史上的黄金时代。西南联大作为这个黄金时代的母体,展现出它最宽容和多元化的思维,校园里屹立的“民主墙”是先锋的呼声,但即便在这个抗日忧国的年代,《战国策》这样的重要杂志上仍能见到陈铨所书的《论英雄崇拜》这样歌颂战争狂人和独裁者的鼓动性文章。

 

从始至终,易社强都在以平微的态度回顾这所大学的历史,虽然保持了学者严谨、考据的态度,但字里行间,他的视线与联大的学生保持平齐。他对这段历史的极端着迷令人察觉不到一个外国人的距离感,字句中破能窥见他对那个自由年代的向往,以及他对那个时代的名师灿若星辰的某种膜拜。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联大八年的光辉一朝梦碎,至今恍若隔世。真知灼见戛然而止,犬儒和功利遍地横行,学术界再也诞生不出学术大师,徒留一群电视上频繁作秀的空心萝卜。而中国的大学,更成为思想灌输和技能培训的工地,再也回不到宽容、平等、自由的通才教育的梦幻年代。如作者所说,自由主义在偌大的中国,只能在罅隙里绽放,在今日,联大精神荡然无存,就算有,也只存于南方一隅的香港学生心中的星星之火。

 

2002年,用一部《未央歌》记录那段美好时光的鹿桥先生去世了,当年联大的校友,能幸存的,也都到了耄耋之年。易社强毫无遮掩地表达了他对这些“活的遗产”的珍视,这位兼具东方情怀和西方自由主义的作者寄望他们能把联大最宝贵的“自由遗产”传给下一代,但在这个壁垒森严的时代,或许只是个永恒主义的梦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